<acronym id='vfhqo'><em id='vfhqo'></em><td id='vfhqo'><div id='vfhqo'></div></td></acronym><address id='vfhqo'><big id='vfhqo'><big id='vfhqo'></big><legend id='vfhqo'></legend></big></address>

    <code id='vfhqo'><strong id='vfhqo'></strong></code>

  1. <fieldset id='vfhqo'></fieldset>
    <dl id='vfhqo'></dl>
  2. <i id='vfhqo'><div id='vfhqo'><ins id='vfhqo'></ins></div></i>
    <i id='vfhqo'></i>
    <span id='vfhqo'></span>

    1. <tr id='vfhqo'><strong id='vfhqo'></strong><small id='vfhqo'></small><button id='vfhqo'></button><li id='vfhqo'><noscript id='vfhqo'><big id='vfhqo'></big><dt id='vfhqo'></dt></noscript></li></tr><ol id='vfhqo'><table id='vfhqo'><blockquote id='vfhqo'><tbody id='vfhq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fhqo'></u><kbd id='vfhqo'><kbd id='vfhqo'></kbd></kbd>
        1. <ins id='vfhqo'></ins>

        2. 褻瀆英雄和經典必須受到法律嚴懲

          • 时间:
          • 浏览:16

            “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  !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 !一個聲音高叫著  !爬出來吧  !無痛人流  !”這是今年5月西安摩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發佈的一則短視頻產品中的內容  ,它篡改瞭葉挺烈士《囚歌》中的名句  ,引起瞭公眾關註和網絡熱議  。近日 ,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對葉挺之子葉正光及其傢屬起訴西安摩摩公司名譽侵權一審公開宣判  ,判決西安摩摩公司在國傢新聞媒體上予以公開道歉  ,並向原告支付精神撫慰金10萬元  。

            作為一部編入教材的經典  ,《囚歌》對很多人來說都不陌生  ,許多青年學子正是在對《囚歌》等經典的誦讀中建構起民族認同和愛國精神  。正如法院判決書所指出  ,葉挺烈士在皖南事變後在獄中創作的《囚歌》充分體現瞭葉挺烈士百折不撓的革命意志和堅定不移的政治信仰 ,表現出的崇高革命氣節和偉大愛國精神已經獲得瞭全民族的廣泛認同 ,是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內容 。西安摩摩公司制作的視頻篡改瞭《囚歌》內容  ,褻瀆瞭葉挺烈士的大無畏革命精神 ,不僅給葉挺烈士親屬造成精神痛苦 ,也傷害瞭社會公眾的民族和歷史感情  ,損害瞭社會公共利益  。

            一個時期以來 ,貶低、污蔑、醜化黨和人民的領袖、革命先烈和英雄經典的事件屢屢發生 ,在看似自由表達的背後實則是對歷史的輕佻與無知  。從質疑董存瑞、黃繼光、邱少雲等烈士的存在及其英雄事跡 ,到惡搞《黃河大合唱》《閃閃的紅星》《鐵道遊擊隊》等紅色經典  ,這些“胡說”“戲謔”的行為反映瞭當下歷史虛無主義的甚囂塵上 。它們不僅踐踏瞭英雄的名譽和英雄傢屬的感情  ,更造成瞭人們思想領域的價值混亂 ,很容易誤導價值觀尚在形成中的青少年群體  。

            應當承認  ,隨著人類進入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時代  ,追求自由、張揚個性、崇尚多元的社會思潮正在形成 ,這種潮流趨勢應當敞懷容納並予正確引導  。然而  ,自由是有邊界的自由  ,個性是有底線的個性  ,任由歷史虛無主義和後現代文化不斷消解和侵蝕歷史和主流文化 ,那麼  ,我們最終將難以逃脫美國媒介文化學者尼爾·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所預言的命運:“一切公眾話語都將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  ,其結果是我們變成瞭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  。”

            不懂歷史的民族沒有根 ,忘記英雄的民族沒有魂  。英雄和經典豈容褻瀆  ,我們需要通過完善相關法律來遏制這種行為  。2016年10月 ,最高人民法院發佈5個人民法院依法保護“狼牙山五壯士”等英雄人物人格權益典型案例  。2017年12月24日  ,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審議《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  ,以立法的形式保護英雄烈士的尊嚴、名譽不受侵犯  。此次對西安摩摩公司的判決 ,同樣也是一種規范和引導  。

            鬱達夫曾在《懷魯迅》中說:“沒有偉大的人物出現的民族 ,是世界上最可憐的生物之群;有瞭偉大的人物 ,而不知擁護、愛戴、崇仰的國傢 ,是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  。”千百年來中國從不缺乏偉大人物  ,我們需要強調的是對民族和歷史的敬畏  ,對英雄和經典的尊崇  。

            (作者:周一山  ,系媒體評論員)